P2P网贷企业寿命影响因素研究

144
作者 网贷知识堂
字数 25772 阅读 357评论 0

摘要:对于新兴制度创业行业而言,合法性根基较弱,生存问题至关重要。以网贷之家统计的718家跑路P2P网贷企业数据为基础,分析其寿命影响因素,为P2P网贷企业、**监管部门以及投资者和借款人提供参考。研究发现,注册资本、上线时间、跑路时间、跑路前1月股票指数、跑路前2月存款利率、跑路前1季度GDP均与企业寿命显著相关。层次回归模型中,上线时间、跑路前2月存款利率、跑路前1季度GDP对企业寿命有负向影响,而跑路时间则对企业寿命呈正向影响。在控制其它四个变量的条件下,注册资本与跑路前1月股票指数对企业寿命影响不显著。

关键词:P2P网贷;企业寿命;跑路P2P企业;互联网金融;制度创业

一、引 言

对于企业而言,有时候利润并不重要,比如当今流行的互联网思维下的“烧钱模式”,京东、当当等大型电商企业无不把亏损视为常态,麦考林历经8年才实现盈利,当当网更是花费了9年时间才扭亏为盈,京东则是在战略上大规模投资物流系统,而非谋求短期的利润最大化。然而,有一个问题却是企业自始至终不得不时刻的——生存问题。企业一切活动的开展,均需要以生存为前提。尤其在一些新兴行业中,企业经营和发展面临着较大不确定性,市场错综复杂却又竞争激烈,不断有新企业进入和旧企业倒闭,行业领导者和寡头垄断的情形尚未形成,如何在行业发展初期存活下来而不被淘汰,则显得至关重要。P2P网贷在中国出现虽已将近10年,但直至2013年下半年才受到广泛并迅速兴起,目前仍然处于发展初期,有大量企业进入和退出。网贷之家数据显示,2016年6月,P2P网贷行业投资人数为338.27万人,借款人数为112.41万人,月成交量1 713.71亿元,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规模和经济社会效应。由于其经由变革传统金融借贷制度和民间借贷制度产生,制度体系尚不完善,投机和跑路现象不断,截至2016年6月,已有累计近1 800家P2P网贷企业先后出现提现困难、停业及跑路现象。当前,中国跑路P2P网贷企业寿命平均仅为6个月左右(见表1),明显低于一般中小企业的3~5年和世界500强企业的40~50年平均寿命

在此背景下,研究P2P网贷企业寿命影响因素是一个非常急迫且具有重要意义的问题。毕竟,金融行业是一个具有较高风险的行业,而P2P网贷由于其参与者主要为个人和小微企业,金融风险抵抗能力较弱,一旦大范围出现问题,将给社会经济带来严重不良影响。借助以往跑路P2P网贷企业的经验数据,研究P2P网贷企业寿命影响因素,对于P2P网贷企业而言,可以通过对重点因素的识别并积极应对,延长企业寿命。对于**监管部门来讲,有助于通过对P2P网贷企业寿命影响因素的重点监控,有预见性地实施政策调整、帮扶和管控,避免P2P网贷企业大范围集中倒闭而给社会带来不利影响;对于众多的个人投资者而言,本文的研究则可提供预估投资风险的一个重要指向标,降低因P2P网贷企业跑路而造成的投资风险。

二、文献综述和研究假设

企业寿命即企业从创立到倒闭所经历的时间,亦即企业的全部生命周期,通常有两种形式:企业在成立之初由合同或其它法律形式所规定的企业经营时间,被称为法定寿命;企业从注册登记到破产倒闭所经历的运营周期,被称为自然寿命。法定寿命多发生在合资企业,由缔结合同的双方或多方共同约定,而对P2P网贷企业而言,则不存在这种情况,其寿命一般为自然寿命。在此,本文将P2P网贷企业的寿命界定为其自平台上线至破产跑路所经历的时间间隔,P2P网贷企业寿命 = 跑路时间—上线时间。在这里,本文仅以跑路或倒闭作为其寿命终结的唯一参考因素,对于曾经出现过经侦介入、提现困难、暂停营业等问题的P2P网贷企业,若后续能够正常运转,则仍视为存活企业。

制度创业是指通过变革现有制度或者创立新制度获取利益的行为,为新制度主义理论中的最新研究领域之一[3-4]。由于中国的P2P网贷行业为借助互联网技术变革包括民间借贷和银行信贷在内的传统借贷制度而产生,兴起之初野蛮生长又缺乏制度约束,可被视为典型的制度创业结果[5-6]。制度创业的一个显著特征是创业初期的合法性匮乏,很难被社会各界和利益相关者认可。从而生存能力更弱,企业寿命更短,延长企业寿命获得生存更加急迫和重要。

已有研究表明,企业所处经济与市场环境、行业因素、社会稳定状况、企业规模、组织管理水平、创新能力、产品生命周期、技术生命周期等均会对企业寿命产生影响[8-9]。其中,企业所处的行业发展阶段为重要因素之一,处于不同行业发展阶段,比如初创期、成长期、成熟期和衰退期进入和退出行业的企业,其寿命有可能不同[10-11]。在进入时间方面,对于上线较早的P2P网贷企业,由于市场监管较松,竞争者也较少,企业可以享有更多的行业发展红利并积累生存发展所需资源,生命力更强,因此,本文提出如下假设:

假设1:上线时间对P2P网贷企业寿命具有负向影响,即上线时间越早,企业寿命越长。

在退出时间方面,随着行业管控的趋严和竞争加剧,企业的投机动机逐渐减少,并随着行业的发展和经验积累而逐渐实现业务标准化,降低了企业经营风险,生命力更强,因此,本文提出如下假设:

假设2:跑路时间对P2P网贷企业寿命具有正向影响,即跑路时间越晚,企业寿命越长。

资本市场状况、货币市场政策乃至宏观经济发展水平作为企业所处市场环境的主要特征,亦有可能会对企业寿命产生影响。资本市场状况是影响P2P网贷企业运营的一项重要宏观经济指标。在此,本文主要考虑股票市场状况。在较低的银行利率环境下,投资者不得不寻求其它替代投资方式,这时传统的股票投资和新兴的P2P网贷则成竞争关系。股票市场收益更高,风险也更大,P2P网贷则更具稳定性,二者可谓各有利弊。然而,当股票市场走强时,潜在的收益增长机会增加,投资者则将更倾向于股票投资;而当股票市场低迷时,P2P网贷作为一种收益更为稳定的选择,更有吸引力,企业的生命力也更强。因此,本文提出如下假设:

假设3:股票市场指数对P2P网贷企业寿命具有负向影响,即股指越低,企业寿命越长。

货币市场政策是影响P2P网贷企业运营的另一宏观经济指标。P2P网贷之所以能迅速兴起,是与中国长期存在的金融抑制环境密不可分的。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中国居民逐渐积累了一部分个人财富,产生了理财需求,而银行提供的低存款利率水平远不能满足这种需求。在此情况下,P2P网贷企业通过提供相对于银行定期存款较高的收益水平,吸引了大量客户。如果银行利率提高,P2P网贷企业的相对优势必然减少,企业将面临提高投资者利率水平(即成本)或损失客户的两难选择,并最终损害其生存能力。因此,本文提出如下假设:

假设4:银行存款利率对P2P网贷企业寿命具有负向影响,即利率越低,企业寿命越长。

GDP作为国民经济的晴雨表,直接反映了企业生存所处的宏观经济环境。然而,与其它行业不同,P2P网贷企业的发展主要源于客户的借贷需求,尤其是中小企业的借款需求,这就意味着在GDP下行之时,虽然大部分企业面临着生存危机,P2P网贷企业却迎来了发展机遇,更容易取得生存和发展。因此,本文提出如下假设:

假设5:GDP对P2P网贷企业寿命具有负向影响,即GDP越低,企业寿命越长。

此外,还有研究表明,注册资本对于提高P2P网贷企业交易额具有积极影响,而企业交易额的增加又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提高企业的盈利能力和市场地位,从而有可能延长企业寿命[12]。另外,P2P网贷行业经由制度创业而产生,相比经由一般创业而成立的企业而言,制度保障匮乏,合法性基础较弱,投机主义频发[13-14]。信息不对称和投资者信任缺乏、制度保障不完善情景下投资者又存在着显著的羊群行为[15-16]。在此背景下,企业有可能会将提高注册资本作为一种增信手段,增加其表面合法性,从而进行投机行为,实施诈骗跑路。实际上,网贷之家数据显示,大部分跑路的企业均具有较高的注册资本,这就意味着注册资本高的企业有可能反而寿命更短。因此,在不能区分企业提高注册资本的动机是增强持续经营能力还是投机获利的情况下,对于整体样本而言,将其作为控制变量加入模型更具有合理性。

三、研究设计

一般而言,分析企业寿命问题通常有两种方法:一是采用动态分析,通过观察企业从创立到成长、成熟、衰亡的过程,实现对企业生命周期的全面追踪;二是采用静态分析,通过选取某一时点,分析这一时点死亡的所有企业的寿命问题[17]。在本研究中,将选取从2014年至2016年跑路的P2P网贷企业,通过层次回归模型,进行静态分析。对于P2P网贷企业寿命的测量,则通过计算上线时间与跑路时间的差值予以表示。由于P2P网贷目前仍然处于发展期,所经历的时间较短,又经由制度创业而生,尚未形成完善的行业制度规则体系,目前并没有明确的行业生命周期阶段划分。为了研究行业发展阶段对企业寿命的影响,本文拟简单地按照P2P网贷企业上线和跑路的年份进行划分。考虑到宏观经济环境对管理决策影响的滞后效应,在具体宏观经济指标选取方面,本文选择采用跑路前一季度GDP、跑路前两月的一年期存款利率、跑路前一个月(月中)的上证股票指数作为测量题项。

样本选择方面,为了使样本能够覆盖最新的P2P跑路企业,同时考虑到2016年的新创P2P网贷企业有些已经跑路,另外一些虽然处于正常运营,但尚未达到以往跑路P2P网贷企业的平均寿命,如果只选择已跑路的企业则有失偏颇。比如,假设跑路P2P网贷企业的平均寿命为3个月,如果我们将2016年1月至今(2016年7月)上线的跑路P2P网贷企业全部选择,则会出现如下问题:对于2016年5月和6月上线的企业,由于其年龄尚未达到跑路企业的平均寿命,大部分仍然处于存活状态,因而未能被选择进入本研究之中,而进入本研究中的只是其中寿命特别短的企业(寿命在两个月甚至1个月以内)。这将造成在实际样本选择方面人为选择寿命较短的企业而排除了寿命较长的企业,使研究结果产生偏差。为保证样本选取较为公允,本研究过程中首先依据网贷之家数据对2014年度和2015年度跑路的P2P网贷企业寿命进行了统计,并在此基础上确定2016年跑路企业的选择范围。这就是说,本研究过程中的样本选择实际分为两个阶段:先选择并统计于2014年和2015年跑路的P2P网贷企业,再依据其平均寿命确定2016年跑路P2P网贷企业的选择范围,结果见表1。由表1可知,2014年度跑路P2P网贷企业平均寿命为4.08月,2015年度跑路P2P网贷企业平均寿命为6.51月,故而,本研究以4个月寿命为限,选取2014年、2015年死亡的P2P网贷企业和2016年3月(含)及以前上线(至今已达4个月)但已死亡的P2P网贷企业为研究对象,探索其寿命影响因素。企业跑路时间跨度为2014年1月至2016年7月。

表1 2014—2015年跑路P2P网贷企业寿命基本情况

四、实证研究

(一)样本基本情况描述

经过样本筛选并去除带有缺失值的数据,本研究过程中实际选择了718家P2P网贷企业。从企业寿命来看,均值为8.30月,最短的上线当月即跑路,最长的则运营了37个月;从上线时间来看,全部处于2013-2016年,其中2015年最多;从跑路时间来看,全部处于2014-2016年,其中2015年最多;从注册资本来看,均值为3 358.24万元,最少仅为500元,最多则高达10亿元。宏观经济环境方面,从跑路前1月股票指数来看,平均为3 402.13点,最低2 004.34点,最高5 062.99点;从跑路前两月存款利率来看,平均为2.12%,最低2%,最高3%;从跑路前1季度GDP来看,平均为169 363.73亿元,最低时140 618.30亿元,最高则为192 250.80亿元。样本基本情况如表2所示。

各变量间相关情况如表3所示,从表中可见,因变量与自变量相关关系方面,P2P网贷企业寿命与上线时间、跑路时间、注册资本、跑路前1月股票指数、跑路前两月存款利率、跑路前1季度GDP均显著相关;各自变量间相关关系方面,上线时间、跑路前1季度GDP与其它变量均显著相关,而跑路时间则仅与上线时间、跑路前两月存款利率、跑路前1季度GDP相关显著;注册资本也仅与上线时间、跑路前1季度GDP相关显著;跑路前1月股票指数则与上线时间、跑路前1季度GDP显著相关,跑路前两月存款利率与上线时间、跑路时间、跑路前1季度GDP显著相关。

表2 样本基本情况描述

注:*该数值为按照年份的数值型变量计算所得,若换算成年/月格式,需保持整数(年份)不变,对小数部分乘以12,即实际上线时间均值约为2014年5月,跑路时间均值约为2015年2月。样本数为718。

表3 变量相关性分析结果

注:***表示在99%置信区间显著;**表示在95%置信区间显著。下表同。

(二)分层回归模型

为检验注册资本、上线时间、跑路时间、跑路前1月股票指数、跑路前两月存款利率、跑路前1季度GDP对P2P网贷企业寿命的影响,本研究以P2P网贷企业寿命为因变量,依次以注册资本、上线时间、跑路时间、跑路前1月股票指数、跑路前两月存款利率、跑路前1季度GDP为自变量,建立分层回归模型,进行统计分析。其中,模型(1)是注册资本对P2P网贷企业寿命的回归,模型(2)是注册资本、上线时间对P2P网贷企业寿命的回归,模型(3)是注册资本、上线时间、跑路时间对P2P网贷企业寿命的回归,模型(4)是注册资本、上线时间、跑路时间、跑路前1月股票指数对P2P网贷企业寿命的回归,模型(5)是注册资本、上线时间、跑路时间、跑路前1月股票指数、跑路前两月存款利率对P2P网贷企业寿命的回归,模型(6)是注册资本、上线时间、跑路时间、跑路前1月股票指数、跑路前两月存款利率、跑路前1季度GDP对P2P网贷企业寿命的回归。各回归模型拟合情况良好,R方变化显著,包含全部因变量的模型(6)中R方高达0.822,能够解释造成P2P网贷企业寿命不同的主要原因,如表4所示。

表4 各回归模型拟合基本情况

从回归系数来看,在包含全部自变量的模型(6)中,上线时间、跑路时间、跑路前两月存款利率、跑路前1季度GDP对企业寿命影响显著。其中,上线时间、跑路前两月存款利率、跑路前1季度GDP为负向影响,假设1、假设4、假设5得到验证;跑路时间为正向影响,假设2得到验证。尽管在控制上线时间、跑路时间、跑路前两月存款利率、跑路前1季度GDP的条件下,注册资本、跑路前1月股票指数对企业寿命影响不显著。但从相关关系表来看,若单独考虑跑路前1月股票指数与P2P网贷企业寿命间关系,其亦与企业寿命显著负相关,假设3得到验证。分层回归结果如表5所示。

表5 企业寿命的分层回归结果

五、结论与启示

企业寿命问题是所有企业不得不的一个问题,对新兴P2P网贷行业中的企业而言,尤为重要。自2013年下半年借助互联网金融的兴起而迅速崛起的P2P网贷发展至今已将近3年,并具备了一定规模,逐渐为社会各界所认可,制度体系和**管控、行业自律不断完善。然而,由于投机主义、经营不善、**管控不严等原因,这3年来P2P网贷企业问题不断,不仅制约了整个行业的发展,由于其涉及的利益相关者众多,且多为个人和小微企业,给**和社会带来了不良影响,制度管控尤为必要。网贷之家网站将出现问题的P2P网贷平台划分为四类:经侦介入、提现困难、停业整顿和跑路。在此,本文将被网贷之家标记为跑路的P2P网贷企业视为已经死亡,通过分析其以往历史数据,探索影响P2P网贷企业寿命的诸多因素,研究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结论与启示,具体为:

第一,上线时间对于P2P网贷企业寿命具有负向影响。相比于2015年和2016年上线的P2P网贷企业,2013年上线企业的寿命更长。这可能是由于进入早期的P2P网贷企业所面临的市场竞争小,且行业制度体系不完善为其带来了投机机会,互联网金融红利促进了其野蛮生长和资本、经验等的原始积累,故而生命力更为顽强。对于P2P网贷企业自身而言,越晚上线的企业越需要谨慎经营,控制风险,积极进取,以在和市场早期进入者的竞争中获取一席之地。对于**监管部门而言,由于上线时间早的企业更不容易跑路,其管控重点亦应向新成立的P2P网贷企业倾斜,尤其是成立在4个月以内的企业,最好加以重点;对于投资者来说,尽管新成立的网贷平台往往会有加息补贴、投资红包等各项鼓励投资的优惠,投资者仍需考虑其风险问题,在新老平台上根据自身风险抵御能力合理配置资金比例,防范金融风险。

第二,跑路时间对P2P网贷企业寿命具有正向影响。这意味着相比于2014年和2015年跑路的企业,2016年跑路的P2P网贷企业平均寿命更长。制度创业初期的投机企业正在逐渐淡出市场,随着行业发展和国家监管制度的不断完善,加之企业对历史经验的学习与借鉴,经营管理能力增强,企业的平均寿命也在增加。对于P2P网贷企业来说,需要借鉴前3年行业发展的历史经验,不断学习创新,稳健经营,因为能坚持的越久就意味着可以生存更久,行业内的生存环境正在逐渐改善;对**监管部门来说,P2P网贷行业的发展正在逐步走向正轨,宏观管控已经取得一定成效,仍需继续完善政策法规和各项规章制度,促进行业健康发展;对于投资者来说,随着P2P网贷企业平均寿命的提高,其面临的投资风险也将有所降低,长期来看,行业整体投资收益率还有一定下降空间,投资者可以预先锁定一部分长期投资项目,确保收益水平,并在长短期投资结合中实现风险与收益的平衡。

第三,跑路前两月定期存款利率对P2P网贷企业寿命具有负向影响。互联网金融之所以能迅速兴起,是与中国长期以来的金融抑制政策密不可分的。明显低于市场均衡水平的低存款利率,为P2P网贷行业的发展提供了生存的土壤和合法性基础。随着存款利率的降低,P2P网贷企业相比于传统金融机构的竞争优势也将有所增加,故而生存能力增强,平均寿命变长。对于P2P网贷企业而言,一方面可以突出自己在投资利率方面相对于传统金融机构的竞争优势,增加自己存在的合法性;另一方面也可根据需要在银行利率变动之时增加或降低自身利率水平,以提高交易额或降低经营成本。对于**监管部门而言,若央行实施货币紧缩政策,银行存款利率水平有所回升,则需适时加以重点管控,防范个别P2P平台跑路风险;对于投资者而言,可以借助央行存款利率走势,预估P2P网贷投资收益水平的变化,并根据风险偏好在二者之间合理配置资产,同时避免在P2P网贷企业因存款利率变动而调整投资利率时有所恐慌和臆断。

第四,跑路上一季度GDP对P2P网贷企业寿命具有负向影响。这一结论乍一看有点出乎意料,但仔细分析也有一定合理之处。GDP是国家经济发展的晴雨表,其对P2P网贷企业寿命的影响为负就意味着,经济环境不好的情况下P2P网贷企业反而面临着更多机会与优势。究其原因,可能是由于在经济环境欠佳的条件下,各小微企业和个人面临着更大的经济压力,更有可能向P2P网贷平台寻求借贷支持,从而使得P2P网贷平台客户增加,在良好的风控能力帮助下,生存和发展能力得以提升。对于P2P网贷企业来讲,虽然现在中国经济发展情况并不十分乐观,但也是一种潜在的机会,企业应加强风控能力建设,抓住机会谋求发展;对于**监管部门来讲,既要加强管控,确保在经济下行背景下P2P网贷企业不出现大范围坏账和跑路现象,又要做好在经济回升时P2P网贷企业业绩可能会有所下降,需合理引导其发展的准备;对于投资者来讲,虽然当前中国经济增长有所减缓,下行压力较大,但P2P网贷企业整体的寿命水平却有所增长,风险相应降低,投资者可以据此调整风险投资组合,获取更高收益。

第五,在控制上线时间、跑路时间、跑路前两月存款利率、跑路前1季度GDP的条件下,注册资本、跑路前1月股票指数对企业寿命影响不显著,但六者均与企业寿命显著相关。通过六个自变量间的相关关系,可以为之提供一些解释:注册资本和跑路前1月股票指数均仅与上线时间、跑路前1季度GDP显著相关,而与其它自变量相关不显著,二者可能是通过与上线时间、跑路前1季度GDP相关联间接作用于企业寿命,本研究暂不做深入探讨。从研究意义上看,这一结论告诉我们,注册资本和股票市场波动情况并不会对P2P网贷企业寿命直接产生影响,P2P网贷企业、**监管部门和投资者应将注意力集中于上线时间、跑路时间、跑路前两月存款利率、跑路前1季度GDP等方面,而不是简单地依据企业注册资本或股票市场变化进行决策。

最后,本文尝试借助P2P网贷行业运行3年来的历史数据,对影响企业寿命的主要因素进行研究和探讨,并希望能够为现存和后续的P2P网贷企业、**监管部门、投资者提供一些有用的建议。虽然本研究揭示了约82%的P2P网贷企业寿命变化原因,但仍有其它一部分因素有待于挖掘和进一步研究。此外,对于这些影响因素是如何作用于企业寿命的内部机理,本文也没有进行深入探究,尚有待后续不断探索和完善。

参考文献:

“中国企业寿命测算方法及实证研究”课题组.企业寿命测度的理论和实践[J].统计研究,2008(4).

黄铁,韩福荣,徐艳梅. 中外合营企业寿命周期研究[J].管理世界,1997(5).

DiMaggio P J. Interest and Agency in Institutional Theory [C]// Institutional Patterns and Organizations: Culture and Environment. Cambridge, M A: Ballinger,1988.

Battilana J, Leca B, Boxenbaum E. How Actors Change Institutions: Towards a Theory of Institutional Entrepreneurship[J]. The Academy of Management Annals, 2009,3(1).

徐二明,谢广营.互联网普惠金融发展趋向:一种制度性创业视角[J]. 中国流通经济, 2015(7).

王飞,王永健,庄雷. 信任危机、逆向选择与品牌重建——来自网贷之家的经验证据[J].统计与信息论坛,2016(7).

Suchman M C. Managing Legitimacy: Strategic and Institutional Approaches[J]. 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 1995,20(3).

顾力刚,韩福荣,徐艳梅.企业年龄研究[J].外国经济与管理,2000(12).

[9] 张鸿. 企业寿命问题研究[J].商业研究,2005(16).

[10]徐艳梅. 企业寿命的行业因素分析[J].学习与探索,2001(1).

[11]逯宇铎,于娇,刘海洋. 出口行为对企业生存时间的强心剂效应研究——来自1999-2008年中国企业面板数据的实证分析[J].经济理论与经济管理,2013(8).

[12]谢广营,徐二明. P2P网贷企业绩效的影响因素——来自482家企业的经验数据[J].中国流通经济,2016(7).

[13]徐二明,谢广营. 传统金融到互联网金融的制度变迁:相对价格与路径依赖[J]. 经济与管理研究,2016(3).

[14]吴成颂,周炜,张鹏.互联网金融对银行创新能力的影响研究——来自62家城商行的经验证据[J]. 贵州财经大学学报,2016(3).

[15]Herzenstein M, Dholakia U M, Andrews R L. Strategic Herding Behavior in Peer-to-Peer Loan Auctions[J]. Journal of Interactive Marketing, 2011, 25(1).

[16]Zhang J, Liu P. Rational Herding in Microloan Markets[J]. Management Science,2012, 58(5).

[17]王立志,韩福荣.企业寿命结构分析方法研究[J].北京工业大学学报,2003(1).


网贷资讯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收藏的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