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子金服内部信曝光、上市失败为何总是这么背?

144
提问者 浙江在线-浙江日报
2018-05-16 21:49 悬赏 25金币 阅读 40回答 1

我看到关于“麦子金服内部信曝光、上市失败为何总是这么背?”的相关文章和报道:

请问关于“麦子金服内部信曝光、上市失败为何总是这么背?”的具体内容是什么?什么是“麦子金服内部信曝光、上市失败为何总是这么背?”?对于“麦子金服内部信曝光、上市失败为何总是这么背?”的相关介绍和看法有哪些?——来自浙江在线-浙江日报的问题。

登录 后发表回答
共1条回答

网贷知识堂风险提示:以下内容仅为网友个人观点,不得作为投资参考;因回答内容多来源于互联网媒体,真实性尚不能确定,亦不代表网贷知识堂立场;投资者如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重庆晨报
1楼 · 2018-05-16 22:04.采纳回答

关于麦子金服内部信曝光、上市失败为何总是这么背?的网络配图

P2P这个行业,麦子金服是个奇葩,总是接二连三地曝出负面新闻,当然深扒也参与其中。有些时候,我还挺为麦子金服的公关团队和它的「美女」CEO感到忧心的。

不过我又想起一句俗语:「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虽然有些绝对,但是在解释麦子金服的处境时却又很强的说服力;关于麦子金服的危机,绝大多数都要从麦子金服自己身上找原因,都是她自己「作」的。

关于麦子金服的槽点实在是太多了,各位在网络上都能搜到很多,今天我主要说说那封内部信和麦子金服的上市失败,并试图分析发生这些糟心事的根本原因。

广为流传的内部信

这几天,很多P2P的自媒体都在转发一封来自麦子金服离职员工的公开信。文章写得很不错,很有**力,于是我摘录如下:

致麦子兄弟姐妹的一封信

大家好,我曾经和大家一起奋斗在麦子的前线,虽说离开了,但对同事、对公司不能说没有感情,从起初对公司的信任到不解到猜疑,直至现在的厌恶,经历了复杂的心路历程,加上听闻公司要求每人必须在朋友圈按格式转发明明是说谎的公告。我想现在是时候站出来说些可能触及内心的实话了。

当年加入麦子之初,我是很骄傲成为麦子的一员的,公司的业务发展蒸蒸日上,众多行业精英的加盟,老板又是温文尔雅,颇具韬略,美女CEO。我一度觉得这是一个可以伴随我实现事业梦想的公司。

但是这种想法从去年我们B轮融资的闹剧开始产生了改变。我们在西郊宾馆召开了规模宏大的B轮融资发布会并邀请了众多媒体宣布了此消息,但当天就爆出B轮融资招行根本没有参与的消息。起初我和所有人一样觉得是媒体故意抹黑我们,并对他们嗤之以鼻。但而后与同事饭局时无意得知麦子确实没有融资方,银行系的投资根本就没有。所以我也在这里问下老板,你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 既然没有为什么要说有,为什么要召开这么大规模的发布会来宣布,甚至面对媒体还口口声声说大于等于三个亿,我觉得一个人出于个人原因偶尔可以有善意的谎言,但是这种弥天大谎怎么能说撒就撒?我们员工的脸往哪儿搁?

随后的大半年,我又了解到黄总在其他几个公司项目上签署了合同,临近落地却毫无原因的取消合同。这也是为何网络小贷牌照直到现在都没有拿到的原因吧。这些都使麦子在行业内的口碑也越来越差。令公司四处树敌,在媒体和**的面前一再颜面扫地。而后日夜加班小黑屋搞存管上线,有问题可以解决,坦诚面对,但黄总你却偏偏要把责任往银行身上推,彼时我们是行业的笑柄。最令人失望的是惊闻公司竟然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完全公开中高层员工薪资,让员工参照各自工资自评互评,这在我职业生涯中前所未闻,连员工最基本隐私都得不到尊重,您的底线在哪里?

九月,公司公告要借壳上市,当时我内心就有种不祥的预感,会不会又出什么幺蛾子。结果呢,大家都知道了。这种不祥的预感最后还是应验了,又是最后夭折,扯皮不断。请问下黄总,这样尴尬的事为何总是发生在麦子身上?如果觉得借壳上市不好为什么当时会考虑?既然决定了就应该全盘考虑遵守合同,为什么又要突然终止,当您做出这种决定的时候,有没有替员工想想,员工们翘首以盼公司能早点上市可以拿到之前公司承诺过的“全员持股”。还有员工为了支持公司买了股票,甚至倾其所有。是你亲手摧毁了大家的期待和梦想,让你身边支持你的人蒙受损失。除了考虑你自己,有没有为给你卖命的员工想想?

说到终止上市,您不仅在内部推卸责任,又说对方操纵估值,这怎么可能,当监管部门是傻子啊?闹得公司又开始了负面缠身的日子,每天都可以看到不同的负面报道,而您如出一辙的将责任推给别人,自己装作一脸无辜。这是多么卑鄙愚蠢的行为,再后来招来了媒体一波又一波的深扒,还爆出公司挪用预收咨询费的事。这还不是大家心里公开的秘密?新闻出来后我仔细查看了公告。公司9月30日账面现金有1.5个亿,到了12月公司账上却有8亿?这种**虽说能一时骗过公众,能骗得了麦子们吗?区区三个月公司从哪里搞来的6.5个亿,我们最近又没有融资。这钱是天上掉下来的吗?又用同样的戏法哄骗大家,这可是公司公开的回复,做这样打脸的事情还少吗?

您可能以为大家都不知道,但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次上市不成功真正的原因是什么?真正的问题在于你,是你心里没有一杆秤,心术不正,无法控制情绪,不专业却又武断用事。这一年离职的那么多员工、高管哪一位没有为公司做出贡献,可他们离开真正的原因是什么您心里最清楚。恒哥、徐吉、陈展、何健、张华们有哪个不是伤心失望离开的?甚至被一路打到底,毫无颜面。其他的离职员工想法就更多了,同事们其实都知道。普通员工没日没夜的加班小黑屋最后因为黄总您的一时任性,结果呢,白干。高管有人拿出自己的资源亲力亲为,因为您的猜疑蒙羞离开,为何?因为一言堂,因为公司实在是乱。这是管理能力低下的表现!那时七、八楼装修气味严重,我们深受其害,直接影响健康,而装修里面是否有劣质材料,你自己不知道吗?到新办公地点又要再忍受一遍?听说新办公地点每个角落布满了您可以随时查看的监控?听说技术团队的楼层空调是不工作的?听说我们其实是被赶走的?

其实上市与否对于普通员工来讲只是一个简单事件,因为我觉得压根就没什么全员持股,员工能拿到股票吗?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兄弟姐妹们,不要再对麦子抱有幻想了,公司每个月花费多少,推算930到现在的现金余额估计也维持不了几天了。我和你们一样曾经拿积蓄投资公司,而我也只能提醒身边亲朋好友,现在的情况已经到了大厦将倾的边缘,你们心里知道公司爆掉只是短期内一瞬间的事。你们在这里辛辛苦苦挣得工资够你们身边亲戚朋友赔的吗。以后你们怎么有脸面对他们!

当时离开我花了很大精力才入职心仪公司,原因很简单,行业猎头对于麦子看法很差,行业名声不好。有猎头给我打电话上来就问我,你怎么还在麦子啊,言语中充满对麦子的讥讽,我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我现在为自己曾是麦子的一员感到莫大的耻辱,担忧有一天会和某视某鹿某租宝一样,离职员工的征信都出问题。现在不走,更待何时?非要等到公司爆掉才相信眼泪吗?

技术的兄弟们,我知道你们会被授意你们立即删除这封邮件,但是请您们高抬贵手,体现出自己的正义感,让尽量多的同事能认清真相吧,毕竟大家都是曾在一起爬摸滚打的战友,让大家能早看到消息,避免损失。现在还在的高管们难道心里不慌张不嘀咕吗?有幸看到这封信的兄弟姐妹们,别忘了,你们也有尊严,你们有自己的想法和判断,你们不是傻瓜更不是提线木偶!融资打脸、黑客攻击、存管被黑、高管离职、负面缠身、政策不利、被迫搬家、牌照未果、上市终止,现在还要尴尬的消费个人信誉违心转发朋友圈,无风不起浪,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们不觉得可怕吗?

我们是有想法的,我们不会任人摆布,我们不是提线木偶!

目前还不知道写这封信作者的真实身份,但我从字里行间中可以看出该作者对麦子金服的深情,他/她对麦子金服的大部分判断都是此前媒体已经公开报道过的,包括融资造假、高管离职、上市终止等关键信息。

所以我判断,这封信应该就是来自麦子金服内部员工,来自竞争对手的可能性不大。

文章中列举了麦子金服面临的诸多问题:融资打脸、黑客攻击、存管被黑、高管离职、负面缠身、政策不利、被迫搬家、牌照未果、上市终止……各位投资者一定要提高警惕了,因为在我看来,这个列表在未来很有可能会变成更长。

(麦子金服最近也是倒霉透顶)

坎坷的上市路:鲈乡小贷的问题有多严重

大多数企业都有一个上市梦,而麦子金服上市的愿望则更为迫切一些,因为他们想出了一个很有创造力的上市计划:麦子金服的境外公司€€€€红高粱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高粱)与在纳斯达克上市的鲈乡小贷签署股份交换协议。

按约定,如果收购完成,麦子金服将持有鲈乡小贷约88%的股份,剩余12%股份由鲈乡小贷现有股东持有。鲈乡小贷更名「Wheat Finance Service Group」(麦子金融服务集团)。麦子金服通过反向收购,可成为鲈乡小贷实际控股股东,达到曲线上市。

在诸多分析人士眼中,麦子金服的此次上市操作规避了许多监管条例,相当便捷,难度也较小,堪称在美股上市的经典之作。

不过好景不长,在宣布收购计划4个月后的12月27日,鲈乡小贷发布公告称麦子金服「未尽力及完全配合交易各方完成协议」。12月29日,麦子金服公告回应未违反换股协议中的任何条款,敦促鲈乡小贷进行更翔实的信息披露。2018年1月2日,麦子金服再发公告称,因鲈乡小贷已违反双方股权互换协议条款的事实,及该公司未按规定向美国证监会、红高粱及公众翔实披露多处重要信息的事实,红高粱已于2017年12月29日致函鲈乡小贷,主动终止与其的股权互换协议。

1月4日,《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称,鲈乡小贷的股东和董事涉及一个金额高达20亿元的投资骗局。

不过颇为可笑的是,麦子金服向《投资者报》记者表示,公司对此事是通过媒体报道才知悉,而「为严格遵守美国相关法律法规,现阶段暂不能对公众披露更多的详细信息」。

在讨论鲈乡小贷的问题之前,我们还是先来说说麦子金服。双方的唇*舌战充斥着一个华而不实的字眼,虽然麦子金服在媒体面前扮演无辜的角色,但归根到底,此笔收购失败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麦子金服缺钱,未能满足鲈乡小贷的胃口。

正如那封公开信所说的,麦子金服的资金状况远远说不上健康,甚至都已经到了「大厦将倾」的境地。一个十分明显的迹象就是,麦子金服到现在都只握有一张廉价的保理牌照,始终没钱购买他们日思夜想的小贷牌照。

在此次收购案中,我们可以基本判定,麦子金服的尽调还无疑问是失职的,因为麦子金服并未发现鲈乡小贷的重要股东都已经是在逃人员。

关于《21世纪经济报道》的「指控」,鲈乡小贷是否认的,据说鲈乡小贷的律师已经向21世纪报社警告要诉讼他们。《21世纪经济报道》自己也不是那么确定,在报道中,记者是这么写的,大家自己体会哈: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全国法院被执行人信息时发现,揭洋和揭维亮均为同一案件的被执行人。

而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CCCR,其中一位股东“YangJie”和一位董事“Mr. Weiliang Jie”,或与上述案件存在关联。

今天,我就要帮《21世纪经济报道》一个忙,给鲈乡小贷是否涉及该刑事案件定个性。

根据鲈乡小贷(NASDAQ:CCCR)去年11月发布的季报,它的最大股东为JIE YANG,持有鲈乡小贷4184286股,占比23.2%,是单一最大股东。于此同时,JIE YANG还是鲈乡小贷的金融副总(VP of finance)。

而根据鲈乡小贷2017年4月公布的2016年年报,它的董事Weiliang Jie,29岁(2017年),目前担任Shenzhen Yilegou Mobile Technology Co, Ltd的总经理,此前还曾担任Shenzhen Tianhe Union Technology Co, Ltd的市场经理。

我找到了这位Weiliang  Jie的中文信息,他担任总经理的公司为深圳市移乐购移动互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移乐购),工商资料显示,深圳移乐购的大股东和董事长是揭维亮(总经理是李志成)。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深圳移乐购的主要人员)

深圳移乐购的工商变更记录显示,在2014年6月之前,揭洋曾担任深圳移乐购的监事。

(深圳移乐购的工商变更记录)

天眼查数据显示,揭维亮同时还担任深圳市航旅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航旅)的监事。而在2015年11月之前,揭洋也曾担任深圳航旅的执行董事。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深圳航旅的工商变更记录)

而在相关媒体报道的「20亿投资骗局」中,合肥警方公告的主要内容为:

经查,从2014年开始,揭某在深圳注册成立深圳航旅科技有限公司,以加盟销售飞机票、成为代理商为名吸收社会资金并承诺高额回报。2015年10月,揭某携汪某、邱某来到六安注册成立安徽航旅科技有限公司,以同样手法开始向公众宣传。同年12月,在揭某的指示下,汪某和邱某在合肥注册成立了‘天合联盟’并开展业务。

该公司成立后,每天两次在公司经营地举办推介会向外虚假宣传,宣称公司是做股权众筹的金融公司,通过吸收资金循环运转,来拉升公司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股票的股值,再把股票升值挣来的钱回报给投资人。

经查,该公司在未取得相关金融部门许可的情况下,以投资股票为由,对外虚假宣传并承诺高额回报,诱使社会不特定对象投资,其行为涉嫌违法犯罪。目前该案已提起公诉。

2017年12月17日,据央视报道,目前,合肥警方已经抓获20多名主要涉案嫌疑人,其中17人被提起公诉,公司主要负责人揭洋仍然在逃,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至此,我们可以确认,鲈乡小贷的董事揭维亮的确全程参与了深圳航旅「非法吸收社会资金」的全过程,因为揭维亮与揭洋都是同期(2014年3月)进入深圳航旅的高管名单。

(深圳航旅的工商变更记录)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现在的关键问题就来了:被合肥警方缉捕的揭洋究竟是不是鲈乡小贷的大股东、副总Jie Yang。

在鲈乡小贷2016年年报中如此介绍它的副总Jie Yang:

Mr. Yang Jie, age 32, has served as a vice president of finance of CCC since October 30, 2016. Mr. Jie has served as the consultant of Shenzhen Egoos Mobile Internet Company Limited since February 2014. He has also served as general manager of Shenzhen Tianhe Lianmeng Technology Company Limited since March 2009. Form August 2007 to March 2009, he served as the manager at channel marketing department of Universal Travel Group. Mr. Jie obtained a bachelor degree in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from Beijing College of Finance and Commerce in 2006.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来自鲈乡小贷2016年年报)

我为大家简单翻译一下:Jie Yang,32岁,2016年10月之后担任鲈乡小贷的金融副总。之前的2014年2月至2016年,Jie Yang曾是Shenzhen Egoos Mobile Internet Company Limited;而在2009年之后,Jie Yang就已是Shenzhen Tianhe Lianmeng Technology Company Limited的总经理;2007年至2009年,Jie Yang则是Universal Travel Group的渠道市场部经理。2006年,Jie Yang获得北京财贸职业学院(Beijing College of Finance and Commerce)的工商管理学士学位。

考证过程自此开始,Shenzhen Egoos Mobile Internet Company Limited其实就是深圳移乐购,因为移乐购的网址就是egoos.cc;当然,这个网址已无法打开。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Shenzhen Tianhe Lianmeng Technology Company Limited也就是深圳市天河联盟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河联盟),Jie Yang担任总经理,而Jie Weiliang担任市场经理。

再往前,Jie Yang曾就职于Universal Travel Group,也就是旅程天下。在一篇题为《揭洋的创业史及他的商旅王国- 天河联盟》的文章中提到,揭洋在创业之前曾就职于艺龙网、芒果网、旅程天下。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至此我们可以确认,鲈乡小贷的副总Jie Yang也就是深圳移乐购和天合联盟的揭洋,也就是那个在安徽行骗、目前在逃的揭洋。

所以,大家现在都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另外,《21世纪经济报道》不用谢我哈。

麦子金服为什么这么背?

最后我们来说说,为什么麦子金服这么背,合作伙伴竟然有这么一个大的BUG?

首先毫无疑问的原因就是缺钱。这个问题我们前面已经说过了,麦子金服的资金问题还蛮严重的。

麦子金服是以校园贷起家的,房贷则快速助推了它的业务规模。但自从国家对校园贷痛下杀手之后,房贷也因为规模过大而有违规嫌疑,麦子金服的业务也就一蹶不振了。主营业务不给力,缺钱也就是不言而喻了的,而这也就是为什么麦子金服对上市如此孜孜以求的重要原因。

其次我们就要来说一个诚信的问题了。许多媒体在论及麦子金服时都会提到它B轮融资造假的问题。

事实上,深扒P2P曾率先发现,麦子金服不仅B轮融资造假,就连A轮融资都存在金额严重夸大的问题,详情可以点击《麦子金服多项业务涉嫌违规,八月将迎最残酷「高考」》。如果说融资金额部分夸大还属于行业惯例的话,那么麦子金服的做法实在是有些过分了,已经属于不诚信的范畴了。

公司风气如此,也就难怪不会发现鲈乡小贷的严重问题了。欺人者,人恒欺之;被人者,人恒被之。

最后我想告诉大家,值此备案的关键阶段,麦子金服的诸多负面信息,将会为它的发展抹上厚厚一层阴影,诸位投资者一定要格外谨慎了。

以上就是关于“麦子金服内部信曝光、上市失败为何总是这么背?”的具体内容及相关介绍,也包含了重庆晨报对该问题的看法和评价。